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魁 > 六十四:袭杀

剑魁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剑魁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六十四:袭杀

    铁管内已有机簧声响起。

    唰!

    剑光如龙,斩至男孩手腕,切豆腐般,把皮肉筋骨连同着那根铁管从中切断!

    扑通!当啷!手掌与铁管落地,男孩面色煞白,刚张开嘴,李不琢旋身一脚当胸把他踢飞。

    咻!

    身后一阵凌厉风声,李不琢扭头,横剑一挡。

    叮!剑刃格开飞刀,麻布褂子手臂肌肉坟起,青筋怒胀,手里大刀当头斩下,声势狂莽!

    噗一声,李不琢扭头时,女人把一蓬石灰打向李不琢面门。

    二人配合精妙,显然没少干这杀人越货的生意,李不琢心念一动,内炁上运,猛吸一口气。

    “杀!”

    大喝一声,气浪席卷石灰粉,逆袭回去,李不琢矮身一滚,野耗子似的,姿势狼狈,却完全避过刀锋,化解了攻势。

    起身之时,后脚猛力蹬地,踩出一个土坑,尘土激扬,剑尖前刺!

    好快的剑术!麻布褂子瞳孔一缩。

    寻常炼气士,都是读书出身,就算习武,也没经历过生死厮杀,怎能磨练出这样的争杀反应!

    剑尖轻颤,剑路奇诡,麻布褂子捉摸不透路数,后撤半步避其锋芒,只等女人和老头上来合围。

    李不琢眼睛一扫,女人拔出鸳鸯蝴蝶刀,就在五步开外,半个呼吸的功夫就能接近。

    那老头稍远些,落在麻布褂子身后六七步距离,手里拿着柄青伞,李不琢下意识觉得,此人威胁最大。

    三人都不是易与之辈,若等他们合围上来,便要陷入险境,眼下麻布褂子后退,刀法架势被破,可李不琢一剑刺到尽头,已是强弩之末。

    但霎时间,李不琢前腿一踏,身体以极怪异的姿势扭动,一股莫名力道,从腰背涌至肩臂,剑尖倏然向前一冲!

    麻布褂子大诧之下提刀格挡,剑却更快,噗哧刺进他右胸!

    李不琢手腕一转,惊蝉剑如大鼍翻身,把麻布褂子右胸搅出一个大血窟窿,麻布褂子惨叫一声,女人终于赶上,一片刀光对着李不琢罩过来。

    李不琢抽剑后退。

    脚步交错间,尘土飞叶扬起落下。

    铛铛铛!

    暮阴下金铁交击声乍然响起,走兽飞鸟受惊远离,林中寂静被霎然击破!

    李不琢与女人交手时,麻布褂子拄刀半跪,胸口拉风箱似的剧烈起伏,忽然咯出一大口血,呲起一口染得猩红的白牙,看见老头这时才不紧不慢过去支援女人,狰狞骂道:“这小子手段过硬,你还留后招,便跟老子一起死在这!”

    老头冷哼一声,跃入战团,青伞使的是剑招,却也不主攻。

    李不琢打散女人的架势,引出破绽时,老头便抽冷子递出伞尖,戳李不琢下盘,肋下。

    麻布褂子眼睛一扫,瞥向马车,便与马肚子底下脸色发白的小丫头圆碌碌的大眼睛对了个正着,狞笑一声,便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大步走过去。

    三斤看了李不琢一眼,一咬牙,转身就往树林里跑,把腕上刚装好的针匣上连着细线的铁环往手指上套。

    李不琢瞥见了那边的状况,却无暇抽身,只见麻布褂子几步就撵上三斤,提溜着她后领子一扯,三斤惊叫一声,麻布褂子便夺下她的针匣,往地上一扔,抬起脚。

    啪!

    木屑四溅。

    “都停手吧。”麻布褂子单手提刀,制住三斤,朝李不琢喊一声。

    那老头当即后撤,女人也与李不琢拉开距离。

    李不琢收剑而立,瞥向麻布褂子,冷冷道:“谁派你们来的?”

    麻布褂子皮笑肉不笑道:“看来魁首大人是误会了,咱们的来意不是求财,也不是接了谁的生意,只求魁首大人答应一件事。”

    “说。”

    “只要你肯交出坐照境炼气术,和那两篇奇经法门,我们立刻就走,也绝不会跟任何人说跟你见过。”

    原来是为法门来的。李不琢心念急转,自己打通了一条奇经,已是坐照境炼气士,这三人能跟自己周旋不败,是江湖里的一流好手。

    这些人,若无炼气法门,武功也不能再进一步了。

    李不琢淡淡道:“私传秘籍,举族连坐,这要求太过分。”

    麻布褂子喘着气,嘿然道:“这有何妨?不过几张纸罢了,若非上面写着字,跟擦茅坑的玩意有什么两样。此事只要咱们不讲,你也不说,别人如何知晓。”

    李不琢眼神闪烁。

    麻布褂子制住三斤,看距离,自己若有妄动,三斤的安危便不能保证,若真如他们所说,交出秘籍,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当初这么想的人,已身死无数了。

    “放开她,我便给你。”李不琢深吸一口气。

    麻布褂子怔了怔,没想事情这么顺利,旋即又冷笑道:“这却不行。”

    李不琢提剑遥遥指着他:“你已受重伤。”又看向那老头和女人,“这二人虽能与我缠斗,但我已入坐照境,便全力争杀两个时辰也不会力竭,你们又能坚持多久?”

    “你若不放手,她死,你们四个都死。”李不琢又一扭头,不远处树根子下,断腕的男孩面色煞白,痛昏死过去了。

    麻布褂子沉吟不语,来刺杀李不琢,是因为坊间散出消息,这新科魁首得了两篇奇经法门,他才铤而走险,但炼气士档案卷帙是天宫机密,他却没打听到李不琢的来历,也不知他的手段,这时才惊觉,原来李不琢擅长争杀。

    终于点点头,放开三斤,给女人使了个眼色。

    女人尖声道:“不可,他伤了黄奴儿!”

    李不琢握剑的手骤然一紧,麻布褂子斥责道:“干这行营生的,谁能全身而退,住嘴!”

    李不琢面色稍霁,朝马车扬了扬下巴:“法门就在车里,书箧最底下夹层中。”

    麻布褂子放开三斤,那女人和老头却走近三斤身边,封住她的去路,麻布褂子走近马车,李不琢也提剑走近。

    女人靠近三斤身边时,忽然牙关一咬,狠声道:“黄奴儿断腕,她也要断一条手!”

    “敢!”李不琢怒斥一声,执剑暴起,只是距离过远,去之不及,那麻布褂子悍然一刀便劈了过来。

    女人却已抓住三斤肩膀。

    咔吧!

    清晰的骨节错位声!

    李不琢双目喷火,却见女人眼睛圆睁。

    那老头放开女人被扭转了一圈的脖颈,女人身子便软倒下去。
剑魁》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apxy.cn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