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最强斗音 > 125,人不能那么无耻!

最强斗音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最强斗音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125,人不能那么无耻!

    PS:本章紧凑,4100字超大章节二合一:)

    ————————

    曾静蓉离开后,王坚呆呆的坐在曾静蓉曾经坐过,还带着体温的电脑上,心头满是愧疚跟后悔。

    自从跟他这位隔房二表姐春风一度过后,作为对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人,他知道,他的这位隔房二表姐,尽管平时时不时的就爱给他冷脸,防他就像防贼,但对方心头,其实有他,而且是越来越有他,他在他这位俏表姐心头的分量,也是越来越重!

    其他的不说,单说平时在生活上对他的各种照顾,曾静蓉便越来越有替代坚妈,成为他的第一“监护人”的趋势。

    比如,他每天的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都是曾静蓉晚上下班后给他打回来的。虽然他经常爱调侃俏表姐,“抱怨”说他每天都在吃她们的“残汤剩菜”,但实际上,曾静蓉给他打的饭菜,不仅不是什么“残汤剩饭”,反而是在她们员工动筷子吃饭前,她特意给他拣选的好东西!

    又比如,他平时的衣服,以前,曾静蓉刚来江城的时候,虽然也积极的帮他,帮坚妈洗衣服,但都是一些厚实的大衣服,至于他的什么袜子内0裤,曾静蓉却是不会去碰的。

    然而,自从两人发生了关系之后,从第二天开始,对方在给他洗衣服的时候,便会问他的“臭袜子”和他“里面穿的东西”放在哪里?让他交出来,别像耗子一样,东藏西藏,不讲卫生!

    除了“洗衣做饭”外,他的这位勤快的俏表姐,还会定期的帮他打扫卧室的清洁,整理他几乎从来都懒得整理的被子,将其叠得四四方方,有型有板。

    为此,他还嘲笑曾静蓉,说明明晚上睡觉的时候又要将被子打散,为何要多此一举的将其叠好?家里又没有什么客人,叠被子给谁看啊?

    “懒鬼就知道说懒话!反正洗了脸很快就要脏,你为啥还洗脸?”每次,曾静蓉都如此反驳说,然后回他一个娇媚的,让他心口麻酥酥白眼。

    照顾他的饮食,照顾他的起居,他平时有个头痛脑热,对方也跑得比谁都快,比谁都着急,这些,已经不仅仅能用对方是他的亲戚,是他的隔房表姐可以解释的了。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曾静蓉心头有他,在乎他,所以在平时的生活中,才那么不辞辛劳,不厌其烦的照顾他的起居,替他做各种琐事。

    同时,王坚也知道,虽然曾静蓉内心有他,喜欢他,而且已经接过坚妈身上的蝶他去找一个真正配得上他的人作为他未来的伴侣,比如,跟他“门当户对”的富家女叶绿,又或者是林晓雅,一个虽然家庭条件差点,但却同样是大学生,人也长得漂亮,性格也善良,而且还是单身的姑娘!

    王坚心头虽然对“小家碧玉”的叶绿和“良家妇女”的林晓雅不无兴趣,也经常在心头YY,感觉让她们中的某一个作为自己的女朋友,甚至未来的老婆都未尝不可。

    然而,在跟俏表姐发生了关系后,尤其是得知对方还是一个毫无经验的黄花大闺女后,他猎艳的心思,想跟叶绿或者林晓雅发生点什么的想法就慢慢的淡了。

    人不能那么无耻,吃着碗里,还望着锅里!

    在曾静蓉一心一意对他好,对他照顾有加的情况下,他还去撩拨其他的女人,那就有点不太地道了!

    他想当渣男还是怎么滴?

    王坚感觉自己的本性还算良善,在没有被哪个女人真正伤透心之前,基本上还算是一个好男人。

    虽然平时的一大爱好就是打望,看美女,但也不过是有贼心没贼胆,过过眼瘾罢了。

    真让他上去撩,上去绕,他还是有点发怯,不太过得去心头那两个名叫“良心”和“道德”的关口!

    这可是坚妈从小到大,经常耳提命面的东西,现在的王坚,还不敢忘。

    ————————

    “唉,刚才的话,怕是把静蓉姐给伤了。我他娘的怎么说话就不过脑子呢?现在好耍了吧?不仅晚上的好事鸡飞蛋打,以后的一段时间,静蓉姐恐怕也会对我冷脸相对了。”坐在电脑椅上的王坚叹了口气,一脸的懊丧,又后悔又自责。

    只要他惹他这位俏表姐不高兴了,或者半推半就的跟对方“那个”了之后,几乎每次,曾静蓉都会跟他冷战几天,不给他好脸色看。

    不过,这次,他的猜测却错了。

    第二天,在包子店的时候,曾静蓉不仅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对他笑脸相迎,反而在下午两三点,店里不忙的时候,把他的前同事叶绿喊了过来。

    ——————

    随着年关的临近,对于做外贸的人来说,便也开始闲了起来。

    这不,以前通常都只耍单休的鹰翔集团,也终于开恩大赦,开始让员工们耍双休了。

    对此,鹰翔集团的员工,当然是拍掌相庆,大呼老板英明。

    难得耍回双休的员工们全都喜形于色,一个二个,交头接耳,相互讨论着明后天的双休到底怎么耍,大家是不是结伴到江城周边来个自驾游,看看山,玩玩水,放松放松心灵。

    部门中,所有的人都在热火朝天的讨论,只是,除了叶绿。

    此时的叶绿,正眉头紧皱,小脸难看,为明天想推,却推不掉的饭局发愁呢。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中午,她母亲李玉琴打来电话,要她明天下午请个假,跟她和她老爸一起去赴一个饭局,他周叔叔的厂子明天团年,邀请了一系供货商参加。作为对方重要供货商的叶绿一家,自然是在邀请之列。

    “你刘阿姨亲自打了招呼,让我们把你叫上,小绿,你可不能耍性子哦?”母亲李玉琴一脸严肃的警告她道。

    叶绿对周小海没好感,连同对周小海的父母,那什么“周叔叔”,“刘阿姨”都一同厌恶,原本是不想去吃那什么劳什子年饭的——年饭她又不是没吃过,城里,乡下,每年都要吃好多顿呢!

    只是,她父亲厂子制造的减震器是周小海父亲开的摩托车厂的重要供货商。她家一年生产的减震器,几乎一半都被周小海的老爹买了。周小海父亲的厂子,对她家来说,是完全不能得罪的财神爷,一旦对方更换供货商,他父亲的厂子起码得裁员一半,说不定直接破产都有可能!

    自家命运操于别人之手,这种情况,她父亲当然着急,也想着各种办法,比如,继续寻找更多的上游厂家,分散风险,以及包括让叶绿毕业后去鹰翔集团上班,学习外贸流程,了解外贸渠道,然后帮自己搞出口生意,开拓国际市场。

    不过,这两年是制造业的寒冬,到处都在减产裁员,要么就转型搞其他的什么“互联网+”去了,大环境太坏,她家的减震器在价格,质量方面都普普通通,太过一般,跟同类相比,并无什么巨大的竞争力足以让那些摩托车组装厂更换供货商,想打入上游渠道又谈何容易?

    另外,她这里,她在鹰翔集团上班也才半年,王坚辞职之前她还在部门打杂呢,现在也勉强只是个跟单员,对整个外贸流程和外贸渠道还没完全熟悉,即使现在辞职回家帮他老爸组建出口部,也帮不上啥大忙——帮倒忙倒是很有可能!

    “内忧外患”,叶绿这边的“内功”也还没练好,他父亲也没什么办法,平时也只能装孙子,扮笑脸,好好伺候像周小海父亲周大雄这种能够掌控自家性命的大客户了。

    这些,叶绿全看在眼里,也都明白。

    包括她妈刘莉为什么一直卖力撮合她和周小海,哪怕明知她对周小海不感冒,甚至有些厌恶,也要她别任性,要以大局为重,即使最后不跟周小海在一起,也别得罪那家人。

    “我晓得了!去就去嘛!反正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叶绿没精打采的回答她母亲道。

    ————————

    第二天中午,闷闷不乐,却又不得不去的叶绿跟着父母,参加了周大雄在某饭店举办的感谢下面供货商的团年饭。在安排坐席的时候,周大雄还特意把两家人安排到了一起,而且,她的旁边,就坐着她极其讨厌的周小海!

    席间,周小海继续发扬自己的绅士风度,频频的给叶绿倒饮料,夹菜。

    同桌的其他人见了,便纷纷夸周小海懂事,不亏是在美利坚留过学的,有见识,有风度,还绅士,就是不一样。

    其他一些人听了,便趁机开两人的玩笑,说她和周小海郎才女貌,年轻有为,实在是般配,干脆亲上加亲,喜上加喜得了!

    叶绿听了,面色顿时便有些难看,低头用余光瞧着身边这些为了利益而一脸奉承,讨好周小海一家人的大人们,心头只想发吐。

    虽然满座美味,但叶绿却毫无胃口,吃得很少,而且感觉这时间过得是真她娘的慢。

    “老天爷,快点让我解脱吧。我真的有点受不了啦!”浑身难受,度日如年的叶绿,此时,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离开,去外面透透气。

    她实在是受不了身边这群虚伪透顶,老奸巨猾,相互奉承,又相互算计的中年人!

    或许是她心头的祈祷真的被老天爷听到了,就在叶绿耐着性子,僵硬着笑脸,应承着身边的“叔叔”“阿姨”们对她的夸奖,以及对她和周小海的调侃时,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

    叶绿摸出手机一看,却是王坚的表姐曾静蓉打过来的。

    “小绿,你今天下午有空吗?有空的话,就到南平来玩吧,王坚他想请你看电影呢。”电话刚一接通,便传来了曾静蓉温柔的声音。

    “有事啊?还很急?好的好的,周总,我马上就过来处理!”说完,叶绿立刻挂了电话,然后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像拜瘟神一样的拜了一圈一桌的男女,一脸“歉意”的说:

    “实在不好意思,各位叔叔阿姨。部门有个单子出了点纰漏,需要我马上回去处理。你们都慢吃哈!”说完,也不管一桌人的反应,拿起挂在凳子上的挎包,转身匆匆离开了。

    其他人都有些发愣。

    周小海的父亲最先反应过来,用筷子头一戳自己的儿子,有些不悦的说:“你杵起干啥?赶紧开车送一下小绿噻?一点也不灵动!”

    周小海立刻反应过来,起身追前面的叶绿去了。

    周小海在酒店门口追上了叶绿。

    “小绿,我开车送你吧。我的是跑车,跑得快一些。”

    “不用,我有车。这是城里,不是德国的高速公路,你就是布加迪也跑不快!”前面的叶绿连头都没回,扔下一句,径直走向停在饭店旁边的一辆两厢红色奥迪,开门,像一头灵猫轻盈的钻了进去。

    看着理都不理自己的叶绿,周小海只感觉自己的脸皮火辣辣,目光阴沉,面色铁青。他摸出手机,拨动一个号码,待接通后直接命令道:

    “小六,别吃了!赶紧到酒店门口来,开车跟着你嫂子,然后看她去了哪里!她开的是一辆红色两厢奥迪,千万别给老子跟丢了!”

    “好勒,海哥!马上出来!我开车,您放心!除非嫂子开的是布加迪,否则丢不了!”

    “以后不要在老子面前提布加迪——锤子个布加迪,老子听不得这三个字!”周下海当场吼了起来。

    “好好好!不……不提,再也不提了,海哥!”正在饭店内一个偏角处划拳吃饭的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头发染得犹如金毛狮王的年轻男子,看着已经挂断了电话,响起了盲音的手机,有些发懵。

    “吃炸药了,还是咋滴?”年轻男子打了一个哆嗦,也不敢耽搁,向在座的一帮兄弟告了个罪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最强斗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apxy.cn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