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魏王侯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飞骑报捷

大魏王侯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大魏王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二十四章 飞骑报捷

    齐王走近城堞,不甘的拍打着石砖,心中痛悔无比。
    毕竟是低估了敌人的决心,低估了现在大魏官员的厚黑脸皮和黑透了的心肝。
    为了一已私利,不惜惊动全府百姓,不惜与强盗合作,不惜谋害国家的宗室国侯,就是为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冲突和小事,协助外来的色目人谋害自己国家的栋梁之材!
    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比这等事更卑劣,更令人感觉愤怒和恶心?
    现在齐王只期盼徐子先不要浪费自己的生命,他打算用尽一切关系和人脉,哪怕失掉自己经营多年的形象也在所不惜,他愿付出任何代价来丙!
    “殿下不必太过自伤……”王府刘长史知道眼前这位亲王的心思,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已经是快要爆发的火山。
    适才赵王和林斗耀等人在法理上毫无挑剔,齐王已经用足够冷漠生硬的态度表明了一切,但林斗耀与赵王都是不以为意,如果齐王能看透人心,理当看到赵王的得意与漠然,林斗耀也是如此。
    “嗯。”听了自家长史的话,齐王点了点头,但神色仍然十分冷峻。
    这时可以看到禁军才在城外列阵,反而厢军的动作要快很多,可是禁军不走,厢军当然也不可能开拔。
    禁军指挥是都统制罗致公,他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做,借口很容易找,不需要太过着急。
    连两个都的骑兵都没有急着出发,反正上官们不急,骑兵也不必要太过冒险,总要等大队开拔出发之后,骑兵才会慢腾腾的在前方哨探。
    侯官县那边的响动却是突然停下来了,火光依旧,这个岁末之时的冬季,沿江的芦苇和江堤岸边的长过人膝的枯草早就枯黄一片,每天都会有百姓到江边砍伐芦苇和打草束,这是取之不尽的自然资源,离江边近的农家百姓,多半在江边取草,这一次的大火燃烧起了冲天的火光,估计不烧到明天早晨都不会停,甚至顺风的话,会烧光沿江几十里的芦苇和枯草也很有可能。
    天明之后,会有百姓到江边截断火源,当然是得恢复平静之后。
    火光依旧,叫喊厮杀声却是戛然而止,不仅是侯官,包括南安和水口一带的呐喊声都停止了。
    在工业化之前,声音的传播会很远,特别是到了晚上,几乎寂寂无声,隔着几里路就能听到狗的吠叫声,几千人的呐喊声当然会传的更远。
    但现在一切响动声都停止了,似乎没有发生过一样,也象是一只大手拂过人间,把所有的动静一下子都掐灭了。
    城头上人的惊疑不定,久经战阵的齐王知道怕是已经打出了一个结果。
    齐王也是有些诧异惊奇,如果是贼寇已经获胜,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冲天火光燃起,贼就是贼,死性不改,杀人放火对他们来说是无可抵抗的乐趣和诱惑,然后会是杀人时的吵闹声,百姓的怒吼声,惨叫声,妇人和孩童的哭泣声……贼寇们入境之后,百姓有多惨根本无需多想。那些幻想贼盗会有人性,会不伤百姓只和官府对抗的小说话本在大魏根本没有市场。除了少数的盗匪,应该说是极少数的盗匪除外,比如鼓山盗这样的盗匪外,九成九的盗匪都是杀人不眨眼,以杀人为乐趣,残害老人,孩子,强奸妇人,烧光和抢光一切的彻头彻尾的人渣。
    齐王在青年和中年时一直在战阵,见识过很多盗匪肆虐后的情形,被烧光的还冒着黑烟的房舍,惨死的老人和孩子,被抢走的妇人和杀死的壮年男子,那种凄惨的情形在三十年前经常叫齐王做恶梦。
    哪怕是现在,齐王也经常会在恶梦中惊醒。
    可是眼前的侯官,南安,水口一带除了火光之外,没有什么异样之处。
    没有哭叫声,惨叫声,孩童和妇人的哭声也听不到。
    指望贼寇转性是不可能的事,只能说,这事出了料想不到的意外。
    赵王也走到城堞处,皱着眉头观看远方的情形。
    林斗耀,陈笃敬,郑里奇和杨世伟等人也一并走到城头,各个紫袍和红袍大员一起翘首眺望,韩炳中两眼瞪的跟牛眼似的,似乎是巴不得立刻听到百姓的惨叫哀嚎声,这样才能叫他放下心来。
    齐王在心中冷笑,这就是官,这就是朝廷发给俸禄的三品重臣!
    异样的环境使城外的禁军和厢军更加迟疑了,连骑兵也没有敢妄动。
    打着火把的五千军人在城外排开了一字长蛇,火光可以使人壮胆,但这些军人还是不敢走到前方的黑暗中去。
    城门已经再度关闭,在敌情未明之前不会再打开。
    远方突然传来杂沓的马蹄声,禁军和厢军都是一阵骚动,齐王看到两都的骑兵不仅没有迎上前去,反而退后了一些,胆怯畏战之态尽显无余,当下不禁又是一阵光火。
    陈笃敬等城头站着的公侯士绅都是一阵摇头,连信昌侯徐如鹤,靖远侯陈满等庸懦之辈,也是不禁大为摇头。
    贵人们也是指望禁军和厢军保护自己,若这些朝廷经制之军都是这样的表现,那真是人人自危,谁也没有安全感了。
    马蹄声越来越近,在城头火把的光亮所及之处,终于可以看到策马奔腾而至的骑兵队伍。
    大约是有百余骑,三骑一排,整齐划一的队列在明暗不定的大地上犹如蜿蜒而至的长龙,相比于在城下不敢迎上去的两个禁军的骑兵都,飞马而至的骑兵在气势上完成了对那两都骑兵彻底的碾压。
    没有皮甲也没有铁甲,百余骑兵过半手持长矟,一半按着障刀,到城下时的队列仍然是十分整齐。
    禁军和厢军已经在奉命摆开,两个都的骑兵被放在两翼。
    虽然奔跑过来的骑兵只有百余骑,但人们不敢确定这百余骑兵身后的黑暗里是不是有大股敌军潜伏。
    在禁军和厢军军官们的吆喝声中,几千将士在混乱中跑动着,从敌骑出现到禁军和厢军摆开有一刻钟时间,但城上的军政大员发觉城下的队伍还是处于一团混乱之中。
    张虎臣策马在队伍正前,对面禁军和厢军城守营的慌乱尽入眼帘。
    他轻蔑的一笑,团练处于大魏军队的最底层,禁军是大魏劲旅,直属中枢,待遇,装备都是第一流。
    厢军其次,主要负责地方治安,有的厢军还负责挖河修路修城等地方上的大工程,官员们的理论就是当兵的总不能天天躺着吃饭,啥活也不干。
    而团练就是前两种经制之师的补充,被视为连厢军也不如的存在,以眼前的情形来说,张虎臣不感觉南安团练比禁军或厢军差。
    在相隔百步左右,张虎臣竖起手臂,令全都骑兵停下。
    几乎是同一时刻,百余骑兵整齐划一的停住了战马向前的动作。
    仍然是三人一列,骑兵们还是排列整齐,没有多余的动作,当然也没有人左顾右盼,更没有人说话。
    这是一支沉默着的军队,一种诡异的压力笼罩在福州府城内外,城头上的大员们被震慑至失声,城下的禁军和厢军们,更是张皇失措,不知道如何反应是好。
    “南安团练骑兵都指挥张虎臣,奉南安侯世子,南安团练守捉使徐子先之令,前来府城通传匪盗犯境事宜。”
    张虎臣单骑策马向前,他的骑术相当精湛,提速之后单骑至府城东门下,于两都骑兵和众多厢军禁军之前飞驰而过,面对如林长弓硬弩和长矟,丝毫不惧,至城门下停住战马,仰面向上喊话。
    “南安团练?”
    “真的是南安团练?”
    “团练会有如此精锐的骑兵?”
    林斗耀的脸色一瞬间变的极为难看,这一都骑兵肯定不是属厢军或禁军序列,福建路任何一个军的厢军或禁军他都十分清楚和了解,有的禁军营伍训练还算严格,但也没有这般精良的骑兵,有的禁军中骑兵纯粹是摆样子的样子货,打探一下消息还行,给将领当仪从也可以,想如眼前这一都骑兵这般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精兵不是摆样子就能摆出来的,但连样子也不能摆的就肯定不是精锐。
    眼前的这一都骑兵,那种整齐划一的军姿,严整肃穆的气势,不用怀疑,必定是骑兵中的精锐,林斗耀在北方时,可以看到河北与河东各种的禁军骑兵有这样的气势,在福建路,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骑兵!
    居然是南安团练,南安团练居然练出了这种档次,这种水准的骑兵?
    这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事,而林斗耀更担心的就是其余的衍生发展,南安团练把这样精锐的骑兵派到府城之下,这说明了什么?
    蒲家几千人的队伍失败了?这样荒唐的事,真的有可能发生?
    林斗耀感觉胸口发闷,喉头有些发甜,差点就要吐出一口鲜血来!
    “贼寇约四千人犯南安,水口,谷口。世子团练使徐子先率精骑荡平水口与谷口之敌,回首东向,与团练步卒合力击溃贼寇主力,逃走贼寇不到五百人,俘虏近两千人,斩首一千级以上。”张虎臣神采奕奕的道:“世子怕侯官有强敌,伤我福建百姓,故命下官率骑兵都紧急出征。下官至侯府县外,发觉呼喊声不足百人,且在江心船上,不过纵火纳喊,为疑兵之计。下官率部于江边放箭,驱散贼众至江上逃散,我部骑兵不能追赶,又恐府城这里惊慌,特率部急赴前来,今告知安抚使并齐王,赵王各位殿下,此夜来犯之贼,已经全数被歼灭,福州,安然无事了!”

大魏王侯》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apxy.cn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