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宗明天下 > 第248章 龙潭

宗明天下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8章 龙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到李景隆走了,常森问从景云院一直送李景隆到大门口的下人:“李景隆是在景云院和李彤说了不短时候的话吧。  ”

    那下人说道:“是,三老爷。李老爷和大少奶奶说了不短时候的话。”

    常森对常升说道:“看吧,李景隆这小子就会钻营。”

    常升说道:“行了,好歹现在是亲戚,让人听见就不好了。再说了,李景隆好歹是有些本事的,现在功臣名将这么多,他不钻营些怎么得到好的位置?”

    “咱们兄弟没本事钻营也没什么用处,就不要笑话他了。”

    常森听了常升的话很不服气,但是他也知道太祖皇帝还在的时候就称赞过李景隆,自己和李景隆比不了,所以也只能把自己的话憋回去。

    常升也不理他了。常升把常继锋叫到一边,拉着他来到自己的院子,说道:“峰儿,我看你今日吃午饭的时候,还是很小心,还不太适应家里吧。”

    常升现在每日都要询问常继锋今日感觉怎么样,如果现有人敢冒犯他都会严厉的处置。说实话,常升之前对于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这么关心过。

    常继锋说道:“二叔,今日是与皇上一起吃饭。我又坐在皇上不远的地方,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允熥当了皇太孙以后又提倡分餐制,所以勋贵人家又都改用分餐制。虽然今日是常家为主,但是坐在上手的肯定是允熥、坐在他下手左一的是常升,右一的是常森;左二的是郑国公继承人常继宗,但是右二就是常继锋了。他是常家大房的人,所以年纪虽小,位置在小一辈中仅次于常继宗。年轻的女子自然是用屏风隔开在旁边了。

    允熥因为还不是很确定他的身份,所以时不时的就看向李景隆,这让他非常紧张。

    常升笑道:“这没什么,继姚和继绪第一次与陛下一起用饭的时候也是手足无措的,面前的饭菜几乎未动。经过几次就好了。”

    常继锋说道:“嗯,我知道了二叔。”但是却并不是太相信。在他看来,他和那些从小在府里长大的兄弟可不一样。他也和府里的原来的兄弟有隔阂,他们也不与他一起玩。

    常升虽然不是非常人情练达,但是常继锋年岁还很小,有什么心事脸上都显露出来。所以常升轻而易举的看出了常继锋的心思。

    常升也知道现在其他的与常继锋年纪差不多的孩子都不爱与他在一起玩,虽然没有人敢欺负他。

    常升思量片刻,说道:“你在句容县龙潭村的时候,是和邻居家的小孩子,名叫于诫的玩的不错是吧。”

    常继锋点头,说道:“嗯,我们总在一起玩。”

    常升说道:“过几日,你就能在京城见到他了。”

    常继锋停住步伐,惊讶的转过头看着常升。

    常升说道:“我命人去把他带到京城和你一起玩。别担心,不是把他当做下人。我在京城要给你们找一个先生,教你们读书。”

    “我了解过你们隔壁那家人,想让孩子读书但是没什么钱,还打算着送到杭州钱塘县的嫡支的家学去读书。”

    “现在我出钱让他们家的孩子读书,他们想必是愿意的。”常升看着常继锋的表情有些不对,赶忙补充后边的话。

    常继锋知道自己的邻居家确实是这样,家里四个男孩儿,老大已经九岁了,之前读了一年私塾先生说他很聪明,但是家里没有钱供他继续读书了。

    所以商量着要送他到钱塘县的本家那里去。现在可以来到京城读书,他们一定是求之不得的,哪怕搭上另外一个儿子陪着大户人家的小少爷玩。

    常继锋因为此事变的高兴一点了,常升看到他的表情也感觉欣慰。他之前是打算等到一切办妥了再和常继锋说的,但是他忍不住提前说了,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常升送常继锋回到他自己的院子,然后又嘱咐了一番院子里的下人,才返回自己的院子。

    ==================================================

    应天府句容县的西北部靠近长江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村庄小小的村庄,因为村旁有水潭,且当地传说此水潭中有龙,所以村子起名为龙潭村。

    村庄很小,但是因为北滨大江位置重要,所以在此地有一个龙潭巡检司。朱元璋在整修全国的道路的时候,也在这里开辟了一条大路。

    这样有不少人过往句容县都会从这里走,也让当地的百姓得了一些实惠。

    现在就有几个青年汉子,正在大路上走着。其中一人对另一人说道:“费斌,线索到了龙潭村真的就没了?”

    被叫做费斌的人说道:“罗副千户大人,确实如此,最后的线索就是在这里了。”

    被称之为罗副千户的人清声说道:“那大概这里就是欺骗郑国公府的人所在之地了。终于要查出结果了,总算是有结束的可能了。”

    其它几个人也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他们一路轻松的说笑着向龙潭村走去。等到离着龙潭村大约有五里地的时候,罗副千户说道:“现在都小心些,不要惊动了贼人,张烨,你去村东边;曹秋,你去村西边;小白,你和小杨去村北边;小张,你在南边等着。费斌,你领路,咱们从村门口进去。”

    被点到的人纷纷应诺,也完全不复刚才的轻松劲儿,全都聚精会神的开始执行任务了。

    剩余的人继续向村门口走去。但是在离着村门口不到二里地的时候,费斌突然说道:“你们看,有一伙人正在向着村里走去。并且看起来不是普通人。”

    其他人蹲下让树木挡住身子,然后看向前边。只见有三四名青年汉子从北边过来,在向着村子走去。

    他的那个步态,一看就是久出门在外的,必然不是普通百姓。

    罗副千户说道:“他们十有**就是贼人了。但是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万一村子里还有人,那不就是打草惊蛇了吗?务必要竟全功。及力那个家伙仗着与指挥使熟悉,就目中无人;咱们一定要让他知道,锦衣卫世家出来的人不是他这种半途出家的人比的了得。”

    罗副千户一说这话,在场的人纷纷点头。他们都是父辈就在锦衣卫的人,上头下来一个指挥使也就罢了,这很正常他们也习惯了。但是这位指挥使因为是京卫出身,调人方便,调了许多他卫的人来锦衣卫。

    他们当然是不敢反对的,但是暗地里就与这些新调来的人别着苗头呢,就想让自己多立功然后新调来的人出丑。

    他们为求全功,一直等到前边那几个人都进了村子,才向前走去。罗副千户又分派了几人守在村子周围,然后才进的村子。

    ==================================================

    村子里,曹家的老两口正坐在院子里边唠嗑。他们年纪大了,腿脚也不灵便了,膝下又无儿无女,把大多数家里的田地都租给了亲戚种,自己只留了离着村子近的一小块儿地。然后族人负责他们老两口的衣食等花销以及照顾他们。

    就算是大明初年,京城左近想找上田也不好找,因为他们没有孩子,所以亲戚们都抢着伺候老两口,好在老两口去世之后获得他们的田地,所以老两口的日子过得还行。

    曹大娘对老伴曹大爷说道:“哎,你说运儿在京城里边过得到底好不好啊,我怎么一直担心呢。”

    曹大爷说道:“行了,人家是京城里边的大户人家,就他们穿的那一身衣服咱们家全部的家当都算上也比不上。并且领头那人还只是下人,下人就这样,主人家更是不提了。”

    “运儿,跟着自己的亲人,比跟着咱们强得多。”

    他们就是之前抚养了常继锋六年的曹家了。六年的抚养,使得他们对于常继锋很有感情。

    曹大娘说道:“哎,要不是比咱们强的多,那我也不会同意他们带走运儿了。但是我这些日子想着,这大户人家虽然吃穿不错,但是说不定家里有其他糟心的事儿呢。”

    “但是他们毕竟是一家人,家里又比咱们家强的多,强拦着不让接走也没道理。只是,我还是想知道运儿现在的日子怎么样。”

    曹大爷正想接话安慰一下曹大娘,就在这时曹大娘突然说道:“哎,你看那人,是不是那天接走运儿的人?”

    曹大爷看向曹大娘看的方向,看到几人在敲自己家隔壁的人的门的样子。他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有一人应该是带走常继锋的人之一。

    这时曹大娘已经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曹大爷却并未站起来去问。既然对方接走了人,就不可能再送回来的,问了也没什么用处了。

    过了一会儿曹大娘回来了,嘀嘀咕咕的说道:“运儿在那里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曹家的隔壁于家门口,常家人领头的李续宾说道:“可算是应付完这个人了,他提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只能瞎编了一些。”然后他吸了一口气,喊道:“有人在家吗?”

    于家里边,这家的主人正在招待客人。说是客人也不对,是本家,按照这个年代的说法,不算客人。

    主人于胜对另外一个男人说道:“你比我小,我就叫你五弟了。怎么带着刚刚出生的小孩子出门?”

    他的妻子池氏也说道:“不是我说,怎么能带着这么小的孩子出门呢?”

    那男人名叫于胥,说道:“不是带着他出来的,是我从钱塘过来游学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些伤,我妻子听说了,就不顾自己还怀着身孕从钱塘赶到溧水县。我将养了几天伤,这才恢复了。内子也在溧水朋友家里生下了孩子。”

    “虽然我的伤并未全好,但是打算回钱塘了。这里离钱塘又不远,我们打算坐船回去,省的路上颠簸。”

    池氏说道:“带着刚出生三个月的孩子走远门,这不太好。但是既然你们要回家,也就只能这样了。”

    然后她对着于胥的妻子柳氏说道:“我来跟你说照顾孩子的经验,省的出事情。”

    柳氏笑道:“那谢谢嫂子了。”

    池氏说道:“自家人说什么谢字!”她还想把自家的长子送去钱塘读书,自然要讨好他们。

    然后妯娌二人下去去了后边儿屋子。

    然后于胜和于胥正要继续说话,就听到有人说道:“有人在家吗?”

    于胜告个欠,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又走到院子门口打开院门。然后他看到了面前的四名青年汉子。

    于胜有些害怕:‘万一他们是强盗怎么办?自己家里没什么好抢的,自己的婆娘长得也不好看:但是族弟于胥的妻子可是长得不错,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自己怎么向族人交待?自己的大儿子还怎么去钱塘读书?……’

    就在他的思维还在继续散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人的脸,他觉得自己好像见过这个人,又思量一下,想起来这是两个月以前从曹家把曹运带走的人,顿时放下心来:‘那些人都是大户人家,不可能专门来抢自己家的。’

    于是他对着自己见过的这人说道:“官人有什么事情找我?”虽然他知道对方只是一个下人,但是自己也得罪不起,所以称呼为官人。

    李续宾说道:“看来于兄认出我们是哪里来的了。我们就是接走你家隔壁的小孩儿的人家的。于兄,我就这么称呼你了。我听说你家大儿子于词书读的不错,先生几次称赞他,但是现在你们家里没钱供他读书是不是?”

    于胜说道:“确实是这样。官人有什么事情?”

    李续宾说道:“我家主人愿意出钱供你家的孩子读书。并且不仅是你家的长子,而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读书,你愿意吗?”



    李续宾说道:“当然当真!”

    但是于胜这时已经缓了过来,疑惑地并且十分警惕的问道:“你家主人是谁?为什么愿意资助我的儿子读书?”
宗明天下》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apxy.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